候鸟视点

森林旅游与生态文明建设发展融合的路径研究

2017-03-17 16:20:28

森林旅游与生态文明建设发展融合的路径研究

中林候鸟旅游规划设计院
完稿于2015年12月

     一、森林旅游开发的核心问题——生态环境
      目前,各级政府高度重视森林旅游的发展,在《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林业发展的决定》、《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进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意见》、《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旅游业的意见》、《国务院关于促进旅游业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等重要文件中,都提出了加快发展森林旅游的要求。《林业产业振兴规划(2010-2012)》、《林业发展“十二五”规划》都把森林旅游列为须重点培育的林业“十大产业”之一。2011年,国家林业局和国家旅游局联合下发了《关于加快发展森林旅游的意见》,共同把发展森林旅游上升为国家战略,将其作为建设生态文明的重要任务,实现兴林富民的战略支撑点,推动绿色低碳发展的重点领域,促进旅游业发展新的增长极。2014年,国家林业局印发《全国森林等自然资源旅游发展规划纲要(2013-2020年)》。
      政策支持以及庞大的市场需求,推动着我国森林旅游向前发展。
      2013年,全国森林旅游产业接待游客量达到7.6亿人次,占2013年国内旅游人数的23%,同比增长11.8%;森林旅游直接收入685亿元,同比增长10.8%;创造社会综合产值5200亿元,占2013年国内旅游消费的19.8%,同比增长18.2%。2014年,全国森林旅游游客量达9.1亿人次,同比增长19.7%,创造社会综合产值6500亿元。截至2014年底,全国各类森林旅游地数量超过8500处;森林旅游接待床位数达到160万张,接待餐位数达到330万个。森林旅游所产生的经济效益越来越显著。
       而众所周知,森林旅游本身在传播生态文化、提高国民生态保护意识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当前跟多森林旅游景区已经成为科普基地、夏(冬)令营基地、实习实验基地、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广大艺术爱好者的创作基地。各类森林旅游景区通过加强生态文化基础建设,强化其生态教育功能,使得人们对大自然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对人与自然的关系有了进一步的认识,有助于人们培养起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情怀。那些已经被毁坏的林地成为森林里特殊的伤疤景观,更具有警示作用。
      但同时,在快速地开发与发展过程中,许多问题就显现出来了,尤其值得关注的是森林生态问题。除了生产性砍伐给森林生态带来了重创外,不科学的森林旅游开发更是让森林生态雪上加霜。最常见的是森林树木被大量砍伐,然后兴建大宾馆、大酒店、大广场等。森林生态被破坏后会引发诸多后果,主要有降雨分布变化,二氧化碳排放量增加,气候异常,水土流失,洪涝频发,生物多样性减少等。被破坏的自然又开始影响、反噬人类的活动。
       十八大报告中明确指出:“坚持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坚持节约优先、保护优先、自然恢复为主的方针”,为的是“给自然留下更多修复空间”,以推进绿色发展、循环发展、低碳发展。
       如何做到保护生态与发展旅游经济的平衡,成为横亘在开发者、经营者面前的首要难题。
       
        二、生态文明建设的要求

       国家近日出台的《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要求,以建设美丽中国为目标,以正确处理人与自然关系为核心,以解决生态环境领域突出问题为导向,保障国家生态安全,改善环境质量,提高资源利用效率,推动形成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现代化建设新格局。
       树立发展和保护相统一的理念,坚持发展是硬道理的战略思想,发展必须是绿色发展、循环发展、低碳发展,平衡好发展和保护的关系,按照主体功能定位控制开发强度,调整空间结构,给子孙后代留下天蓝、地绿、水净的美好家园,实现发展与保护的内在统一、相互促进。
       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清新空气、清洁水源、美丽山川、肥沃土地、生物多样性是人类生存必需的生态环境,坚持发展是第一要务,必须保护森林、草原、河流、湖泊、湿地、海洋等自然生态。
       树立自然价值和自然资本的理念,自然生态是有价值的,保护自然就是增值自然价值和自然资本的过程,就是保护和发展生产力,就应得到合理回报和经济补偿。
       树立空间均衡的理念,把握人口、经济、资源环境的平衡点推动发展,人口规模、产业结构、增长速度不能超出当地水土资源承载能力和环境容量。
       树立山水林田湖是一个生命共同体的理念,按照生态系统的整体性、系统性及其内在规律,统筹考虑自然生态各要素、山上山下、地上地下、陆地海洋以及流域上下游,进行整体保护、系统修复、综合治理,增强生态系统循环能力,维护生态平衡。
     《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是生态文明建设的顶层设计,是从根本上建立制度,从体制内发动改革的生态行动指南,对重塑我国经济发展方式有着重要的指导和约束意义,从绿色发展的高度将环境治理、生态保护作为未来经济转型的方向。
      一方面森林旅游的市场需求强烈,森林旅游的开发趋日火爆,一方面生态环境问题日益突出,绿色发展亟需实施落地。
       我们是否能寻找一种新的森林旅游开发模式,来解决上述问题?
 
      三、寻找森林旅游的建设开发模式

       1、当前森林旅游的开发模式
       目前森林旅游的产品开发模式主要有生态观光模式、休闲度假模式,以及这两种模式的综合,其他还有运动康体模式、游乐狂欢模式等。
       以上模式主要是旅游层面的产品开发模式,未曾延伸到产品如何建设落地层面。而产品如何建设落地,即建设开发模式则与森林资源、森林生态等息息相关,具体涉及到森林动植物、地貌,以及相关文化等。
       森林旅游的核心吸引物是林木组成的生态环境,如果旅游产品建设不当,大拆大建,很容易破坏森林的生态环境,折损森林旅游的价值,甚至对人类的生存也会产生严重的影响。
       因此,在森林旅游的开发中,应该努力做到不损林木,不毁林地,不改地貌,不影响动植物的生存和繁衍,让人与自然和谐发展。
       那么,森林旅游如何建设开发,如何调整空间结构,才能保护生态,不去干扰乡村的生产和生活机理,实现旅游富民,并给子孙后代留下青山绿水的美好家园,实现可持续发展? 
       通过实践,我们认为,嵌入式开发能较为全面地解决上述疑问。
       2、嵌入式开发的理念
     “嵌入”是把东西镶在空隙里,旅游规划层面的“嵌入式开发”是一种建设开发模式,具体是指将旅游业态点状布局在规划区域内,要求嵌入的建筑能够自然地融入环境,同时在最大程度上保持规划区域原有的地形地貌不变。
       森林旅游的嵌入式开发是指在森林中的合适位置点状布局旅游休闲业态,让旅游建筑与森林大环境相融合,保持森林的原有地形和地貌不变。这些合适的位置有被毁的林地,没有生长树木的坡地,甚至半空树林等。对于有村寨的森林来说,可以直接将业态嵌入村庄。
       3、嵌入式开发的特征
       1)普适性
       嵌入式开发作为一种建设开发模式,遵循了自然的发展规律,也将人类的生产活动放在了合适的地位,不与自然争抢区域,不侵入自然,而是顺应自然,利用自然,因此具有一定的普适性特征。
       在旅游开发规划中,可将旅游休闲业态嵌入到森林、村庄、街区、沙漠、山地等各类环境中。嵌入的地方多种多样,嵌入的方式因背景环境的改变而改变。
      普适性使得嵌入式开发能迅速地利用到生产生活中。
      2)包容性
       嵌入式开发并不提倡对现有环境大拆大建,不干扰动植物的生存,不影响居民生活,尽量保留原生态特色等,具有极大的包容性特征。
       包容性,使得嵌入式开发尊重历史和自然环境,让历史的烙印得以保存。而旅游是体验差异性,历史感就是一种差异性的表现所在。
      3)创意性
       嵌入式开发最大的优势在于,环境,不因嵌入的建筑而遭到破坏;建筑,与环境融为一体,其所展现的创意更能增加环境的可观赏性。
       要与环境融为一体,对嵌入的地点,嵌入的方式,以及嵌入的建筑就有多方面的需求。选址科学,方式得当,且建嵌体量必须小,才能做到与环境相和谐。而要满足这些基本要求,就需要有巧妙的创意来实现以小搏大,以精搏杂,即以小的体量、精的品质来满足游客多而杂的需求。
       4)多赢性
      我们先拟出一个公式:
       Z(生态总价值)=N(自然生态系统价值)+E(生态开发所产生的经济效益)+H(社会价值)
       自然生态系统是价值N的生产者,不是价值的所有者和观赏者。生态系统能提供多种服务而产生的无法估量的价值,如涵养水源、提供氧气、固定二氧化碳、吸收污染物质、净化大气、维护生命多样性等都,均是不属于市场行为的自然价值。它决定后两种价值E与H。
       生态开发所产生的经济效益E在这里主要指旅游产业效益。
社会价值H主要指受益于旅游产业的其他产业发展所产生的综合效益,以及社会稳定指数,人民幸福指数等。   
       假设森林总面积为S,根据《森林法》森林建设用地最大值为5%。
       在5%的建设用地范围内,嵌入式开发能有效利用资源,将自然生态和人类经济发展的关系纳入可调节的范围,既能保护生态环境,又能通过最小化地利用生态环境产生最大化的经济效益和社会价值,将Z的取值趋近于最大值,最终实现多赢。

      四、嵌入式开发实践案例分析
     西双版纳磨憨“雨林传说”度假村
       背景:西双版纳磨憨热带雨林里尚存有为数不少的古老村落,保留了最原始的傣族文明,是具有极大价值的旅游资源。但这些村落发展落后,当地人民过着原始的“刀割火种”的生活,不断地砍伐树木。经过时间的累积,宝贵的森林逐渐被蚕食殆尽。
       选址:当地村民烧荒地
       占地面积:约19亩
       建筑面积:2000平米
       配套:总共17间客房,配套泳池、酒吧、烧烤吧等
       酒店收入分析:
       客房收入:每间客房1500元,一年出租时间以200天计算,入住率以50%计算,则客房年收入17(间)*1500(元)*200(天)*50%=255(万元)。
       餐饮收入:10桌,每桌300元,年收入300(元)*10(桌)*200(天 )=60(万元)。
       其他收入:旅游商品,休闲娱乐,景区门票提成等,共20人*250元*200天=100(万元)。
       收入总计: 255万元+60万元+100万元=415万元。
       酒店成本分析:
       建设费:400万
      人力成本与采购成本:以占415万收入的30%计算,为124.5万元。
       雨林传说度假村两年即可开始盈利。
        产业综合效益:根据世界旅游组织的研究,旅游业对地方的综合产业带动,即旅游业乘数效益大约为4-7,则“雨林传说”度假村能为地方产业发展带来的总产值就达——
                          415万元× 4~7 = 1660万元~2905万元
       社会效益:建设期,参与雨林传说建设的附近村民约万人次。正式经营后,“雨林传说”度假村就业包括前台、服务员、保洁员、厨师、园艺等18人。根据旅游就业的乘数效应(4-6),则“雨林传说”度假村可带动间接就业岗位18 ×4~6 = 72 ~ 108个。
       生态效益:周边荒坡地树木渐生,生态恢复。
       
        启示
       在磨憨雨林区,通过嵌入式开发森林旅游,在不干扰乡村的生产和生活机理的前提下,发展旅游经济是替代砍树生计并实现快速富裕的可持续发展新模式。
       无景区概念,无景区大门,不收门票,不建游客中心,没有五星级酒店,没有大型声光电的印象系列演出,不搬迁不扰民,让原住民成为参与经营的受益者……通过此种开发模式,不仅改善了农民的生存状态和生活条件,从根本上改变了当地村民的生产和生活理念与方式,而且在维护当地村民生存权和发展权的前提下,让热带雨林生态和自然环境得到保护,甚至生态恢复,从而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与发展。嵌入式开发模式无疑是一种平衡生态保护与发展的较好范本。
       因此,在120平方公里的总范围内,森林旅游的具体开发方式是在村寨内部及其周边,利用废弃的宅基地、自然荒坡地被毁林荒地以及其他非保护性集体林地等,点状嵌入建设小型的休闲度假设施,包括酒店、客栈、民宿、商铺、创意市集等,最终形成具有一定规模的旅游休闲度假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