候鸟视点

【绝对艺术】韩云峰:非常俗世与雨林传说

2016-05-11 11:15:28
本文刊发于2016年4月《绝对艺术》大艺术栏目
 
韩云峰:非常俗世与雨林传说
文/庄公子
    韩云峰
    1963年生于北京
    艺术家出身,做过电影美术师,自学成为建筑师。现专注旅游地产策划、旅游建筑与景观设计、旅游项目投融资运营等领域。
    北京候鸟旅游景观规划设计院院长、总设计师
    中国林业产业联合会森林旅游分会副理事长

 
       从《绝对艺术》主编水果让我写韩云峰老师时,我就一直处于一种惴惴不安的情绪中,我觉得有一点儿难写,是十分的难写。
       因为,太熟悉。能写的都被那些慕名而来的媒体人写尽了。而别人眼中的“大师”“传奇”,在我眼前大部分时间就是一个白发老顽童。
       60后的韩老师,生理年龄实际上并不老,只是头发在多年前就白了,为此他买过好几套专业的理发工具,用于理发和染发。后来索性不染了,满头白发也就恣肆成了如今的模样。
       韩云峰能和各个层次的人打交道,上至达官显贵,下至商贩难民,都能和他称兄道弟。这一切源于他的真诚、勇敢、执着、无私与大智慧,心有情怀理想,手能实施落地,这些也造就了他在这个俗世的传奇经历。
       他说他并不是正宗的艺术圈的人,而我们看他,却是一个绝对艺术的人。他的艺术作品是那些他走过的土地,帮助过的人,正在建设的乌托邦。而最让人瞩目的是他本身,他把人生过成了一个让人敬仰的艺术品,历经磨难,大爱盈满。
 
      个人追求与公共利益
       他曾经是属于美术圈里的,根正苗红的首都师范大学油画专业出身。1985年,22岁的韩云峰只身来到位于中老边境的西双版纳进行毕业写生创作。
       在西双版纳,他见到了最原始的热带雨林,最淳朴的风土人情,他将这些一一画诸笔端。在那里,他和傣族人岩仑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随后他见到了更加震撼人心的罂粟种植。“那里没有任何工业,山清水秀,就像原始的农耕时代。烈日下的佤族妇女正辛勤地耕作,但她们所做的农事非同寻常,因为这些‘庄稼’是给世界带来灾难的‘罪恶’之花——罂粟。然而在这些朴实的农人心里,罂粟和稻谷一样,都是为他们提供生计的农作物。” 贩毒者腰缠万贯,而这些罂粟种植者却极度贫困,这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凭着敏感,他想,如果拍摄这些罕见题材的纪录片,也许还能挣钱成名。
       1995年到1996年间,韩云峰带着DV只身深入金三角腹地,在缅甸北部和老挝北部开始拍摄以毒品为主题的长篇文献纪录片,有《岩卖的真实生活》、《岩仑的甘蔗园》、《少女叶嘎的故事》等。
     “其实就是最原始的名利驱动,纯粹个人的追求。因为也还年轻,根本不知道前面有什么危险。”
       为了拍到最真实的画面,他必须融入当地人的生活,和那些罂粟种植的人吃喝住在一起。 “晚上睡觉的时候,会有巨大的老鼠在身上爬来爬去。” 因为卫生状况太糟,韩云峰在吃饭前都是先吃肠胃药的。然而无论怎样防备,由于天气炎热,蚊虫肆虐,他还是感染了疟疾,高烧四十多度。
       在拍摄过程种,他引起了当地警察的注意,器材被没收,并遭受审问。“当时我从牢房出来,跟他们一起上了汽车,没想到汽车越走越远,到了荒郊野外。我心想,这不跟电视上放的一样吗,犯人都是在偏远的地方被枪决的。可以想象我当时的心情,我觉得自己肯定是活不了了。结果,虚惊一场。”
       后来他还结识了金三角佤邦联合军总司令鲍有祥,并成为好朋友。
     “随着拍摄的深入,看到的越来越多,我觉得一切都跟外界传说的不一样。尽管他们种植罂粟,但是他们太淳朴了,太善良了,可是他们又太穷了。我觉得我必须做点什么了,而不仅仅是当初的那点私人追求。我必须告诉外界一个真实的金三角,来改变当地的现状。”
       在鲍有祥的支持下,韩云峰几乎踏遍了佤邦的每一片罂粟田,用相片、影像和文字详细记录了烟农们的贫困生活、集市上的鸦片交易。
       历时十多年,韩云峰总共拍摄了200多小时的录像素材,数万幅记录当地生活的照片,几十万言的日记。
       2004年,他发表了著作《鸦片的肖像》。同年6月,受美国国务院邀请,赴美讲述国际禁毒新观点。他的纪录片,在日本最大的民营电视台NTV播放,美国、德国电视和报纸竞相转载。     
       随后,他协助当地发展“替代经济”,用西番莲、甘蔗、水稻等高产的经济作物来替代罂粟种植,解决当地农民的吃饭问题,只有他们脱贫致富,禁毒才能从根本上禁止。
       2005年,罂粟种植被全面禁止。
       2005年,他接受《鲁豫有约》采访,讲述其“揭秘金三角”的传奇故事。
       鲍有祥称他是金三角通往世界的桥梁。
       至今他还在关注着这片土地。二十余年的影像文字资料,深刻记录了东南亚国家和地区的村寨生活变迁,十分具有学术价值,很多著名的人类学家希望与之合作。
       如今的金三角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韩云峰功不可没。他的个人追求演变成国际性的公益事件,改变了一大批人的命运,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个概念太大,人必须要有点情怀,为他人做点事情。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只要发心好,发心善,事情一定会顺利发展。”
       金三角事件让他真正拥有了大的格局与胸怀,也使他开始相信是时事与时势造就了他,一个人的力量太小,你再勇敢再专业再有远见,没有时代的配合也是举步维艰。

       自由跨界与行行专业
       韩云峰无疑是专业的,不仅仅指他的美术专业。他涉猎多个领域,又在每个领域内做到最专业且最独特。
       他投入电影圈,当电影美术师,拍过《北洋水师》、《战争子午线》,据说还当过演员。二十多岁时,他以电影美术师的身份画出了5A级景点西部影视城的雏形,提出了“出卖荒凉、贫穷就是财富”的概念,彻底改变了宁夏镇北堡那片区域的命运。
       后来他又一个猛子扎进了建筑圈,自学成才,新颖的观点让那些主流建筑师们呛了好几口水。他的建筑作品就像是从地里长出来的,和环境浑然一体。
       得益于金三角的经历,他还走进了文学圈,稿费和余秋雨这样的当红作家相当,后来出版社要买他的作品,他却拒绝了。韩云峰现在较少写文字,但只要是他写出来的作品,都堪称精品,语言简洁生动,娓娓道来,极淡,却回味无穷,颇有某些西方文学家的意味。然而他说除了海明威他未看过多少西方文学作品。
       2008年,他成立了北京候鸟旅游景观规划设计院,正式宣告踏足旅游圈。由于他善于解决旅游地产的疑难杂症,创造了低成本高收益的传奇,被业界称为“旅游地产教父”。现在他一边炮轰甲级规划设计院,一边给游客制造出了好几个有口皆碑的5A级景区,如沙湖、沙坡头、告庄西双景等都是他点石成金的经典之作。
       二十年前,韩云峰是一个在纸上作画的艺术家。
       二十年间,他的手触摸过的东西,他的脚踩踏过的土地,他的眼看见过的山水,都通通融进了他的骨血,所以三十岁就有了四十岁的样子,五十岁就有了七十岁的阅历。他的生活一团糟,他的记忆一直奇好,作品出类拔萃,又善于触类旁通,无师自通,这几乎就是天才的共同特征。
       二十年后,他就是在大地上作画的艺术家,不用颜料,不用笔,他要用专业、用阅历、用智慧、用格局让大地变成一副更美的画,画中的农民生活富裕。他要构建一个他心中的乌托邦,所有人都是受益者。
       西双版纳这个与他结了三十年缘分的地方,是乌托邦的第一个试验地。
       在西双版纳的热带雨林里,分布有众多的保持着浓郁的传统民族风情的村寨,然而那里的农民还过着刀割火种的贫困生活,因为他们要生存,所以不停地砍伐森林,使森林日复一日地遭受破坏。他说,我们可以与农民合作,通过发展旅游来改善农民的生存状态和生活条件,在维护村民生存权和发展权的前提下,让雨林生态和自然环境得到保护,甚至恢复,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
       像当年协助金三角发展替代经济一样,韩云峰走上了为西双版纳农民发展替代经济的辛苦之路。这一次时代的配合比上次更为快捷迅猛,他的想法提出来后,国务院的多条政策轮番出台,条条都与他的想法不谋而合。更让人开心的是,他在雨林深处走家串户向农民表达自己的想法后,那些农民都真诚地让他当“村长”。
       他在微信写道,“激烈的竞争,迅猛的发展制造了城市的拥堵、雾霾与压抑,现在大家似乎有所觉醒,又开始垂涎静谧的乡村。不可重蹈覆辙,不可过度开发,不能破坏乡村的生产生活机理,必须采取嵌入式的点线布局。但是我们有太多的恶习,贪婪自私一旦污染人心,这个社会就真的不可救药了,所以应该首先建立信仰。这些年,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忽略了精神文明建设,今天大家都看到了可怕的后果。我游历目睹那些小乘佛教的国度,人民的幸福指数令人羡慕,他们给我们作出了示范。保护比开发更有价值,洁净的水和空气、崇高的道德比浮华的财富重要得多。守住我们的心,才能守住眼前的桃花源!”
      “我已经召集了各个领域的佼佼者来做这件事。这一次算是较为纯粹的公益活动,我个人并没有多少追求,如果说有点追求的话,那就是为自己找一个世外桃源养老,写字画画,做回原来的职业,当一个纯粹的画家,绘画选题为雨林。但是这个世外桃源也是当地人的世外桃源,是游客的世外桃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