候鸟视点

【行走地产】韩云峰:从生活空间的置换到乡村产业的串联

2016-10-12 17:16:19


 

 

本期分享嘉宾:

中林候鸟旅游规划设计院(北京)有限公司院长  

Oct. 08

2016

+

 

韩云峰

 

 

 

他说:

旅游,这是一个狭隘的概念,

它应该是一个生活空间的置换,是让我们换一种活法。

 

 

 

当“慢生活”“第三地”“乐活”“自然农法”等新热的旅游定义逐渐充斥我们的眼球,当旅行社“牺牲一平方,换来全世界”的广告语刺痛了房奴们的心脏,“文旅产业”这个最有潜质引领人居生活新方式的概念,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抢占着地产界的头条。 

 

作为中林候鸟旅游规划设计院(北京)有限公司院长,韩云峰一直处于建筑圈、旅游圈、地产圈、艺术圈的跨界之中,他从不认为“文旅地产”是一个多么清晰的概念,按他的话来讲,文旅就是文旅,文化靠创意,旅游靠心情,尽管文旅追求的是精神需求,但我们也不能空想。

 

 

 

 

从地产闲置的“无奈”说起

 

 

以前中国地产是在拓荒时代,相当于美国的西部,你有本事能抢到那就可以赚到钱,现在不行了,这个行业已经走向理性化和常态化,而且大家说的最多的就是存量。

 

比如在农村,因为有虚荣心攀比,和传统观念使然,在外面挣了钱了就回来盖房,但是他们被城里的生活吸引着,不愿意回来,这里一座一座的全是空心村,这就是乡村存量的地产。现在大量乡村都有存量的地产,都空着。

 

而另一方面,城市新开发的楼里都没有人,说是要走高大上的路线,在豪华的风景区盖五星级酒店,一窝蜂地去做,结果迅速死亡,包括北京的王府井一带的大酒店都是亏本的。

 

但是你看看我们去的一些小国家,老挝、泰国、斯里兰卡、尼泊尔、不丹……钱不需要太多,人们过的很幸福,青山绿水、干净的空气,有土地有粮食,住的就是我们这儿价值几千万的豪宅。所以啊,我觉得这是一种警醒,有钱的人现在都靠资金链和高速运转的经济洪流里活着,企业很低迷,房地产开发商不要再去一味的追求数量和豪华了。

 

我们的城市和乡村之间一直存在一个隐形的围城,城里的人想出来,而城外的人想进去。这时候,我们需要的是一种交换生存空间的方法,这是对地产商的一种考验。

 


 

 

现在大家都在说乡建,我就在想,巨大数量的农村人都盘踞在北京的边缘地区,我们能不能有一些勇敢的开发商或者即将走入绝境的开发商,愿意把自己的楼拿出来,专门供乡村人租用,这个廉租最起码能平衡你的资金沉淀。钱是通货,你得让他流通,比如一个床位30元或者50元一天,或者针对一个家庭议价出租,让他把乡下的人接过来体验居住,也算是在城里生活了。

 

我们过去的城里人很虚荣,不愿住那些破败的房子,现在的城里人特别是社会精英,他们发现欧美人都是住乡下的,几个人打造一种特别美好的生活,中国人对此很羡慕啊,于是所谓的客栈就应运而生,其实这个家不是你的,但是你在这里可以暂时拥有一个生活空间,每栋房子都可以拿出来改成小体量的艺术酒店,而且一个比一个美,还便宜。我们现在做城市和远方,就是这么个意图。

 

这样,城市和乡村的交换空间就成立了。

 

 


 

 

雨林的实践

 

 

 

我们在西双版纳正在做一个雅德秘侬度假区项目,以前这个地方叫“大荒坝”,有20个村子,我们把这儿当成“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一次践行。

 

雨林传说项目地处西南边陲的原始森林,周边都是热带雨林和体量很小的苗族村落里,没有能行车的路,还要与野兽为伍,原住民没有文化,甚至从来没有出过大山,靠烧山活着。我们对房屋做了改造, 房间可以按1500元收费,建造和服务都是当地的村民来做,常有好奇的城里人来体会,我们和村民利用这种空间的交换赚到了钱。

 

村民也觉得有希望,他盖房子,就业了,我们运营要用工人,他也赚钱了,我们要吃干净的食物,他种养殖赚钱了。所以我认为我们是在做一个大胆的尝试,做一个复合性的有文化的而且很浪漫的空间,这不是空想的乌托邦,在今天我们可以轻而易举的实现这个梦想,通过互联网的营销、现代交通的便利等等,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时代机遇。

 

 

 

 

 

乡村≠民宿,实现从智慧入手

 

 

孙君老师曾说:“再过20年,乡村会成为奢侈品”。我认为这话说得有点保守。 看当下势头,现在乡村就已经是都市人的奢侈品了。

 

以前中国人喜欢城市,但现在开始回归到自然,我觉得这是一种从初级的比较落后的到财富聚集特别快之后的一种状态,就像堵车一样,现在城市的发展状态就像堵车,让人透不过气,想赶紧把车开到郊外去爽一爽。”

 

 

在考察过浙江丽水之后,我发现尽管很多公司在农村做乡村文创,但是都做得非常简单,就是度假用的民宿而已。就像一颗一颗的小珍珠,虽然单个来看是很有亮点,但如果没有人将它们串联起来,就很难卖出高的价钱,我们只有将它做成项链,它才可以称得上是一件成品。

 

文旅也是如此,如果没有纵览全局的人,以产业链的形式去打造,那么很难发挥文旅地产真正的价值。只有做成产业链了,它才会成为一个让大家共享能就业生活的空间,才会成为有家有业有生活的聚落。这种整体化思维能帮助地产界把民宿做大做强,把这种小的民宿做大了,做成流动的空间,这种交换空间就是对房地产的推动,这就是整体化思维和碎片化思维的对比。

 

从纯地产开发过渡到文化旅游地产,并不是简单的加减法,而是开发思路的一次质变。在具体的运作过程中,第一步的设计十分关键,因为它并不仅是外在形态上的一次创新,更是我们基于旅游文化和休闲需求的思考而做出的选择。就像生物的基因可以决定一个人的样貌和特质。文化的基因也可以决定思想的来源,每个项目前期的策划、定位、创意等都影响着未来发展的走向,它是我们对于整个开发环境、人文社会、历史条件、时代特征的一次精准判断。

 

 

 

 

 

结语

 

对于韩云峰来说,旅游产业也绝不是一个旅游小镇或者旅游景区这么简单,它是一种生活休闲的方式。真正的旅游是在做生活,做自己热爱的、最原创的生活,然后吸引游客前来。所以,要做旅游地产,一定要做的是人们最理想的生活,做高品质的产品,而不是平常的生活空间。要让人从此地到彼地去享受有差异的文化,这才是旅游地产开发的正确思路。

 

毕竟,在物质生活丰富的今天,我们缺少的不是衣食住行这些东西,我们缺少的是能放松呼吸的一片天空,是能放慢生活节奏的一种方式,是怎样从高楼大厦钢筋混凝土里找到生活的方向。在从城市回归自然中,如果只是全身而退,那只是退化而不是回归。要从城市生活中找到新的生活方式,在自然的生活圈子里保持这种好的生活方式,并且不破坏生态多样性,这就是文旅的最终目标。

 

(图为告庄西双景)

注:本文刊发于2016年10月《行走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