候鸟视点

【城市 环境 设计】复合型民宿:雨林深处的乌托邦

2017-04-28 11:45:47
复合型民宿:雨林深处的乌托邦
——采访韩云峰

2016年12月刊发于杂志《城市 环境 设计》
受访人/韩云峰 “雨林传说”创始人
                          中林候鸟旅游规划设计院 院长 总设计师
采访人/王子趣

 
UED:您对于民宿这一概念如何理解?对于民宿这一产业现今成为风潮的情景,您有何看法?
 
韩云峰:民宿的概念其他国家和地区都有着不同的细致分类,但是直到今天,民宿在中国也没有特别准确的定义。中国的“民宿”最早可以追溯到农家乐,其后过渡至洋家乐,随之产生“情怀派”,代表了部分知识分子开始寻求隐居的意愿。
现在,由于政策环境和经济环境的影响,建筑师从过往大肆兴建房屋的状态之中逐渐抽离,他们越来越多的开始介入民宿,以专业的设计理念建造民宿,设计出自己想要的东西,这是一个复杂的变化过程,是多方面的因素共同作用形成的。
中国的民宿发展的确走过了几段不同的路程,但总体来看,民宿这一产业在中国比起其他国家和地区,仍然呈现出不成熟的状态。民宿应该是有自身特点的,更加亲民的,具有独特消费特质的产业。
 
UED:您认为在现今具有借鉴意义的民宿主要分布在哪?其特点是什么?
 
韩云峰:欧美的民宿历史非常悠久,无论是建筑形式或是建筑体量都与中国的民宿具有差异,这里不做过多讨论。
我认为民宿在亚洲或者接近亚洲的地区最值得被借鉴的首先是斯里兰卡境内的民宿。在斯里兰卡,本土文化呈现出多元化的特征,很多世界各地的玩家也扎根在那里,他们的民宿作品不仅追求极致,而且也极具国际化。其次值得关注的是聚集在老挝北部以及泰国清迈区域的民宿,它们都非常具有考察的意义。
 
在上述地区,民宿都呈现出多元化与多样性的特征,它们既不教条,同时也非常精准。与之相比,在中国有很多理念与表现手法都非常雷同的民宿作品,实践过程中设计者和从业者缺乏专业知识和水准。我建议中国的民宿业者应该将目光放在更广阔的区域,去体验新的生活方式,引入新的理念。
 
UED:您对于我国民宿产业的现状有何看法?这一行业是否需要主导力量,民宿是否需要挖掘出其中的文化内涵与价值?
 
云峰:在中国,民宿是刚刚兴起的一种产业,并没有准确的行业标准与规范。在这种情况之下,我认为这一产业应该遵循自然选择的原则,即适者生存。我们需要避免同质化,向多元化的方向去发展和磨练,打造更多的优秀作品,培养更多的专业人才。
 
民宿这一产业在我国有着非常良好的前景,但目前很多民宿都缺乏经验,同质化严重。这存在着两方面的隐忧,一是随着市场的发展一部分民宿业者会遭受打击;二是同质化的设计与经营会造成乡村文化的遗失,历史年轮的痕迹会愈加淡化。
因此,民宿产业首先需要政府提供相关政策配套,其次也需要精英阶层的介入和主导,让更多领域的人们参与其中,共同探讨民宿的未来,以更加专业和长远的眼光,推广真正优质的作品。
 
UED:民宿不可避免的会与旅游产业有所关联,当民宿面对不同的群体,是否有着其他的一些可能?
 
云峰:我认为一个具备复合型功能的民宿是最有生命力的,它呈现出的是一种真实的社会形态,能同时满足游客的不同需求,既有住的,又有吃的,还有玩的、买的等等,而不只是局限在住宿上面。我们不应该以碎片化的方式去看待一种业态。民宿是整个旅游产业大盘之中的一个载体,如果以碎片化的思维设计实践民宿产业,这可能会导致这一产业形式的单一甚至寿命的短暂。因此我提出了“复合效应”和“复合生态”的理念。
以我在西双版纳某一区域的开发为例,我将它取名为雅德秘侬(梦醒之地),里面充满着包括民宿在内的各种业态,呈现出的是一种真实的丰富的社会形态。当地咖啡和茶为主的主要产业不应削弱,原本的生产和生活仍应保留,在此基础上,引入外部旅游。这样的地方甚至可以作为一个承载新移民的区域,建成一个乌托邦式的理想社会。
 
UED:您认为民宿和乡村、民宿与城市之间的理想状态是什么?
 
云峰:将别人居住的地方,改造设计后,邀请客人入住,这就形成了民宿。人情味是民宿的首要特征。只要有人的因素,只要民宿做出了人情味,无论是在乡村,或者是在城市中,它都会慢慢生长。
 
一个具备旅游条件的乡村会刺激民宿的发展,给民宿带来客源;同时有特点的民宿也能拉动乡村的旅游发展、经济发展,甚至文化的提升与传承。它们最好的状态是彼此共生,相互支撑。而民宿与城市的关系又稍有不同,因为城市的体量较乡村要大得多,民宿对城市的影响,可能不如对乡村的大,当然如果城市民宿发展成产业,那又另当别论了。
 
仍旧以民宿发展较好的斯里兰卡、老挝,以及清迈地区为例。在当地不管乡村还是城市,都很少有景区这样的概念,游客可以完全体验到该地区的独特风情和民俗文化。那些看起来未经修饰的状态,实际上却体现着细致的处理,人们可以在这样的城市或者乡村中看到历史的断代以及时光的年轮。民宿在这样的大的环境里生长,就具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
 
UED:能否介绍一下您的“雨林传说”中所收获的实践经验?
 
云峰:这是一个实践“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的例子。我在1985年就去过西双版纳那片区域,也非常喜欢。时隔多年,当我回去,发现那里的居民没有增加很多,可是自然环境却遭到了很大的破坏。一方面是我喜欢那个区域,一方面是因为想切实解决一些当地的穷困问题,于是我开始了“雨林传说”的实践。
“雨林传说”以保护环境、恢复生态,以及解决贫困为目标。在建造过程中,吸纳了大量当地村民参与建设,同时也集合很多艺术家、设计师,工匠等,在后期进行植入性的优化完善,最终达到了一个非常完美的状态。
当地村民通过参与建设,首先改善了自己的部分经济问题,同时也认识到了环境对他们的未来发展的重要性,这一点为解决贫困提供了重要基础。
“雨林传说”,是让设计师介入居民最质朴的当代生活,使之具备美感和时尚感,进而产生旅游的可能性,最终改善居民的生存环境、经济条件,同时保护了雨林生态,产生良好的复合效应。
 
UED:您对于设计师的力量介入民宿是如何看待的?
 
云峰:我认为普通人应该懂得设计,建筑师也应该懂得生活,懂得传统以及历史。民宿最重要的就是让他人介入你的生活,我们应该鼓励设计师的介入。
 
在过去的乡村建设中,摧毁了很多乡村景观和乡村历史,充斥着种种不合理的设计。置身于这种没有历史的光鲜环境中,游客会觉得缺少生活美学。在这样的环境下,设计力量的介入对于乡村的改造与建设非常具有现实意义。我们应该相信设计的力量,设计是龙头。同时,在浮躁的当下,设计师应该用更多的时间去思考,使设计结合生活美学,结合旅游,结合人们全新的消费方式,避免所有可能出现的粗制滥造,应该注重工匠精神,在设计中追求精益求精。
 
UED:您对于中国民宿整体的思考是什么?
 
云峰:我认为从中国民宿发展的历史来看,民宿的同质化非常严重,缺乏产业支撑。民宿与当下生活的关联并不紧凑,呈现出碎片化的状态。大多数的民宿还不成熟,民宿缺乏行业标准,也缺乏高手林立的状态,但是它的发展空间非常大。在这里,机遇和挑战是并存的。这是我对中国民宿发展史的一个粗浅的思考。